当前位置: > 信贷员平台 >

浙江银行的贷款人员逃跑了,一些小银行沦为高利贷平台
栏目分类:信贷员平台   发布日期:2020-03-03   浏览次数:

  当南京一家担保公司老总何某瘫坐在躺椅里回忆起自己如何“中招”时,吐出的不但是懊悔和无助还有满嘴酒气。

  2000万元就这样没了.

  当南京一家担保公司老总何某瘫坐在躺椅里回忆起自己如何“中招”时,吐出的不但是懊悔和无助还有满嘴酒气。

  圈走何某巨款的蔡磊,曾是浙商银行南京分行秦淮支行的信贷员,目前已经不知所终。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上周从权威渠道证实,蔡磊是一名隐匿于银行体系内的高利贷操盘手,初步调查显示,其涉及金额达到了以亿计的规模。

  为了织就这张地下资金网络,蔡磊游走银行体系和灰色金融之间,这引发了业内对于金融机构内部风控的反思。

  蔡磊案背后是一个令人担忧的现象:部分银行内部人员利用自己的信息和专业优势,和外面的各种担保公司、投资公司联手搞垫资牟取暴利。而一些拓展新市场的银行急于做量,对员工的“小动作”睁只眼闭只眼。

  以泪洗面的债主

  何某告诉本报记者,蔡磊应是在国庆长假期间消失的,“10月17日,接到过他从泰国打来的一个电话,这也是他这一个多月来唯一给我的电话,说对不起大哥,实在是没办法,转不动了,如果能转得动,我不会做这样的事。”

  根据他的记忆,当他第一次见到蔡磊时,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年轻有为的信贷经理, 他从不回避说他的父亲和几个朋友经营着一家 汽车 4s 店, 他本人和他在温州的朋友一起开了一家保修公司,专门帮助企业做短期的资金偿还业务。

  一名温州籍债主对本报记者介绍,如果小企业一笔贷款快到期了,手头腾不出资金,一般都喜欢用蔡磊的资金来垫一下,业内称之为“过桥”,前两年日息一般在千分之五,今年要到千分之八到九。

  何某说,今年3月份和5月份,蔡磊两次向其融过数百万元,用于其经手客户的贷款垫还,半个月左右新贷款批下来,很快就还了,日息千分之八。

  但用何某的话来说,7月份开始,“有点结结巴巴了”,本息还款不正常,国庆节后,人就联系不上了。

  蔡磊所在的支行一负责人对当地媒体说,他已于9月30日辞职。之前不知道他外面有这么多的民间融资。

  何某一声叹息,他的妻子则在一旁直抹泪。

  她告诉本报记者,结婚二十年来,这一个多月来是最难熬的。从千万资产一夜之间变成穷光蛋,老公在家天天以泪洗面,经常喝得酩酊大醉。

  苦主不止他们一家。

  当地媒体报道,为了给蔡磊提供资金,一些债权人将他们在西安购买多年的所有住房抵押,并放弃了几百万元的租金。 “知道事故后,他的妻子心脏病发作,现在仍在医院。"

  谈及蔡磊的腾挪路径,知情者对媒体举例称,如果一人通过银行抵押房产来贷款,但这套房子还有200万元的按揭未还,那么蔡磊就拿出200万元给他,一个月不到时间,贷款下来后,就能赚足利息。

  曾经的金童玉女

  在当地媒体的报道中,“80后”的蔡磊曾头顶“金融天才”的光环。

  “他大约是2002年考到我们支行来的,先从客户经理做起,小伙子人聪明,很活络,嘴也甜。”一家国有银行的老员工告诉本报记者,蔡磊刚工作时,自己手把手地教他,从点钞开始学习银行业务。

  “蔡磊应是2006年左右离开我们行的,到一家新成立的银行,此后又辗转多家银行。”这名老员工说,蔡磊的妻子也姓蔡,是刚工作时认识的,“现还在我们行。”

  据其介绍,蔡妻最近一直在休假,联系不上。夫妇俩有一个8个月大的女儿。

  本报记者与蔡妻所在的某国有银行洪武支行负责人联系时,被告知其已休假有一段时间了。

  我们的记者发现,在支行二楼的大 财务管理中心区域,很少有人能看到, 蔡的妻子在这里有一个接待大客户的小房间,但是现在门关上了。

  当一名工作人员被问及蔡妻时,一路快跑离开了。

  记者从相关渠道了解到,蔡妻名包名表经常换,拥有多辆跑车,其所在的理财中心主要客户对象为100万美元以上的高端客户。

  该行保卫部门通知说,对来找蔡妻的人一概拒进,统一回答“休长假了”。

  “他们夫妻俩形式上已经离婚,但仍不时有债主找到单位来,她丈夫的个人行为与我们行没有关系。”该行相关人士说。

  “小蔡在南京的浙江及温州商人的圈子里影响很大。”上述温州籍的债主说。

  说到蔡磊操盘的贷款垫还业务,该债主表示,因为用的时间较短,并且他本人就在银行内部,一直配合得很好,“他知道贷款很快能贷下来,不然他也不敢垫的,企业也愿意跟他合作。”

  但现实情况是,在今年整体银根收紧的背景下,蔡磊的腾挪难以为继。

  上述债权人声称他们投入的钱是否不见了,蔡磊的资金都是从高利率中提取的, 资金链一旦被打破,就会完成。

  “有几十万温州人在南京做生意。”江苏浙江商会的一名负责人说,前几年,看到这生意有暴利可图,都愿意把钱投进来,参与的人越来越多,做的垫还业务也越来越大。

  南京一家担保公司的老总告诉本报记者:“连我们担保公司有时应个急什么的都找他,他有时一天动用几个亿的流水资金都是家常便饭。现在搞得这么大,如果钱回不来,是要出人命的。”

  危机四伏的个案

  当地媒体报道称,此前蔡磊运作大额资金走账是通过自己的网银,但所在银行有监控。为此,他曾频繁跳槽于多家银行。

  这个令人担忧的迹象已经引起监管部门的重视。

  监管部门对苏南某市一家银行的突击检查显示,围绕银行考核衍生的员工与客户间资金相互倒腾的非正常往来事件频发。

  例如,银行员工利用与客户建立的熟人关系,考核时用个人账户归集客户资金,完成任务,平时客户有临时需要,他也可以用账上调剂的闲钱帮客户垫资融资,甚至利用自己账户“代客理财”。

  检查中发现,一家大银行的柜台人员经常与几家使用个人账户的企业和个人进行为期半年左右的资金交流, 累计金额超过 10000万元。

  相关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现在一些中小型银行过度扩张、盲目贪大,经营行为短期化倾向严重,从而埋下风险隐患。

  一位长期从事金融监管的权威人士表示,一些小银行受到巨额利润的驱动,已经与担保机构 “密切合作”,成为一个完整的高利贷平台。在正式的银行系统和整个社会溢出的货币暗流之间没有严格的防火墙。即使你有我,我也有你,这种情况非常典型。

相关热词:

这些是最新的
热门关键词
热门排行
2002-2019 信贷之家版权所有